楊木

主混文豪,其它(太多了懒得打)
就这样,非常佛

人间滋味——苦

人间滋味——苦

※一些鬼畜的脑洞
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辣鸡文笔注意

1.
        太宰治第一次见到织田作之助时是在初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太宰治还是一个表面看似乖巧,实质上是一个混混的头领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他正打算领着他的手下在路上拦截人想要找他(她)麻烦时,织田作之助正巧走在这条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同学,你知道这条路上的规矩吗~”太宰从一个路口蹦出来,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织田作之助很诚实地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要不要我教你啊~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太宰显然对织田作之助感兴趣了,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诚恳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太宰放学后就经常和织田走,他们聊得很投机,仿佛是认识的老友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这样的光景持续不久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他们一如既往地走在太宰曾经‘勒索’的道路上。前面【三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】正蹦蹦跳跳地走着,忽然一群人围着他们,然后手麻脚利地把他们打晕然后扔上了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 织田作之助几乎是一瞬间就冲了出去。太宰治本来想拉住织田作的,但手还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!!!”太宰撕心裂肺的喊声,汽车发动的声音,飞快的脚步声充斥着整个街道。十分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 从此之后,太宰治就很少看见织田作之助了。就算见到他时,织田作之助也会避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他就再也没看过织田作了。

       后来他才知道,织田作之助在追赶那群人时被人用刀划到了心脏的地方,留下了后遗症。后来又因为学校通报批评,同学们对织田作之助十分厌恶。再一次小孩子般的恶作剧中,织田作之助的后遗症发作了。被送到医院时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此,他不再参加黑社会的行动,与黑社会划清了界线。(简单粗暴的结尾)

2.

        日本一共有八百万神明,而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是其中两个小小的神明。他们因为影响力太小了,所以几乎没人去参拜他们,没人给他们建神社。

        太宰很喜欢到织田作之助那里喝茶,今天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他和织田作之助在织田小小但却打理得很干净的花园里,看着对面高天原绮丽的风光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呐,织田作。”太宰抿了一口茶:“你说我们还能再呆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估计不久。”织田作之助也品了口茶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—吗?”太宰用手撑着头,盯着杯中有点茶渣的生普(生的普洱茶),无聊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唔”织田作之助摸着脖子,额头上冒出了冷汗,小声地呻吟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你没事吧!”太宰治十分担心,因为织田作可能熬不过这次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太宰治注意到了,说完话后织田作摸脖子的手更用力了,嘴唇都开始变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吧……织田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太宰治……下……辈子……我才能……试你……的……硬豆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”

        阳光下,织田作之助化作了烟雾,消散在温暖的空气中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