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木

主混文豪,其它(太多了懒得打)
就这样,非常佛

人间滋味-苦(假段子)

临上学前的垂死挣扎……
真.没刀子
小学生文笔(这个写得我都看不下去了)
※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(你得知道我的脑子不太好使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  那天中也好像平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景物依旧,但桌子上摆了一包饼干,红酒味的。
  中也当然欣喜,但作为黑手党的干部,总会对这种平白无故出现的东西保持警觉。
  当然最后中也还是开了那包饼干,毕竟浓郁的红酒味让中也欲罢不能。
  当中也吃完一块后,他的身体忽然抽搐。
  然后就倒在了地上……帽子也随着飘落。
  “中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笨呢~”不用说都知道是中也的好搭档太宰了。
  “中也,醒醒,你现在就像个小丑一样。”
  “中也,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帕图里斯哦~”

“中也,你的帽子在我这里哦,还不起来拿吗?”
  “中也……”
  “是吗?这是说我又害死了一个人吗?老天真是爱开玩笑啊……”
 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中也殉情吧。”
  “织田作,你看我说了我当不了好人吧。”
  “我现在上去找你了哦!你……会开心吗?”
 

2.
  四年前的某一天,太宰和织田作去了一家看起来很朴素的饭店吃饭。
 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,但都是很普通的事。
太宰:织田作你看这里怎么样?
织田作:还好吧。
太宰:呀~织田作这么冷淡,明明这里有这么多美丽的小姐的,你说我该找谁一起殉情呢?
织田作:我觉得你这个愿望应该是没人去帮你实现了。
太宰:唉~怎么可能呢?而且你不是说过会有人陪我殉情的吗?
织田作:前提是有人想了结自己的性命。
太宰:那你会陪我殉情吗?
织田作:战场上可能会有希望,但几率很小。
太宰:那说好了,如果有天我们被困在战场上,那你就陪我殉情。
……
回归现实,太宰现在正站在织田作的墓碑前。
“……到最后还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站在战场上……”
“要不是你让我到救人那边,或许……我就会陪你殉情了吧……”
“听起来怪别扭的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然后太宰走到墓碑前,轻轻地放下了一束花,并且在墓碑旁的土地倒一杯织田作最爱喝的酒。
只是酒里面好像有一抹鲜红的颜色。当然,花瓣上也染上了这抹不起眼的红色。


1.(措不及防系列)
  那天中也好像平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景物依旧,但桌子上摆了一包饼干,红酒味的。
  中也当然欣喜,但作为黑手党的干部,总会对这种平白无故出现的东西保持警觉。
  当然最后中也还是开了那包饼干,毕竟浓郁的红酒味让中也欲罢不能。
  当中也吃完一块后,他的身体忽然抽搐。
  然后就倒在了地上……帽子也随着飘落。
  “中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笨呢~”不用说都知道是中也的好搭档太宰了。
  “中也,醒醒,你现在就像个小丑一样。”
  “中也,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帕图里斯哦~”
  “中也,你的帽子在我这里哦,还不起来拿吗?”
  “中也……”
  “是吗?这是说我又害死了一个人吗?老天真是爱开玩笑啊……”
 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中也殉情吧。”
  “中也我来陪你了,你这个鼻涕虫真让人担心啊。”
  “所以我得上管理一下你的生活和饮食。”
  “又可以看到中也那张苦瓜脸,想想都兴奋。”






  忽然,中也的手毫不客气地敲在的太宰的小腿根。
  只见中也嫌弃地睁开眼睛,然后起身大吼。
  “像个蜜蜂在哪嗡嗡地叫,烦死了!我不就想睡会觉……”
  话没说完,太宰忽然紧抱着中也,说:“还好你没死。”
  中也下意识地打了太宰,并且把太宰打飞到办公室另一边。
  “就算死了也不会告诉你!”
  “唉~”
  于是我们的日常又开始了。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12)